云朵1200.jpg

伦敦灯光节幕后,原来是个治愈系!

陈琰@最世界


伦敦首届卢米埃尔灯光节刚刚落幕,人们仍在津津乐道。

红色电话亭里“养”鱼,“大象”在大楼缝隙间出没,名为1.8的大网能用手机APP改变颜色,还与一场大地震有关。而把欧洲最繁忙的城市变成灯光大秀场,也并不是打个巨型投影那么简单的事。

光影背后,把美好创意一点点变成现实、把艺术带给街头大众的努力,持续了10年,曾令一名小男孩感动落泪,帮助一名小女孩走出恐怖袭击的心理阴影。这大概是对“艺术有什么用”的回答。

每天晚上6:30准时亮灯,来自世界各地的30件灯光作品各有千秋,通过3D投影、互动灯光、音响、迷你灯光剧等形式,把伦敦国王十字火车站、皮卡迪利广场、摄政街和圣詹姆斯公园、特拉法加广场等中心地点化身为一个大型公共剧场。

在伦敦卢米埃尔灯光节(Lumiere London)的4天里,相关路段必须封路,行车不得不改道,过百万人蜂拥来到市中心多个地标,个别地铁站甚至因为过度拥挤而需要临时疏散。劳师动众而实现的这一切,值得吗?带来了多少经济收益,还是伦敦市政府有钱任性?

教堂 · 精神之光

light-of-the-spirit-patrice-warrener-1030.jpgThe Light of the Spirit by Matthew Andrews

西敏寺教堂的The Light of the Spirit。教堂总被认为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西敏寺教堂的西墙上,英国本土艺术家Patrice Warrener用多彩灯光技术向墙上的雕刻人像呈上敬意,像是给教堂盖上了万花筒镜面。

 

红色电话亭 · 水族馆

aquarium.jpg

Aquarium  by Benedetto Bufalino & Benoit Deseille

电话亭里有鱼!反正现在大家都有智能手机苹果、雪梨、草莓,电话亭已经成了城市的象征和拍照的背景板,法国二人组合Benedetto Bufalino和Benoit Deseille干脆把电话亭变身鱼缸,让大家暂时逃离日复一日的常规生活。


大楼 · 电影从业人员轮廓

195-piccadilly-1030.jpg

195 Piccadilly  by Kritt Normsaskul

皮卡迪利195号大楼的墙壁上被来自纽卡素的影像创意工作室NOVAK打上了水彩感觉的动画灯光投影,投影里先后出现英国电影从业员的轮廓,在经典乐曲再创作的电音结合下,艺术家希望借原为皇家水彩画家协会的大楼墙壁探索电视电影不同种类。


大象!森林里的回声!

mmexport1453072034837.jpg

Elephantastic! by 陈琰

到了大象跺地的声音,而且还有森林里的回声,只见楼与楼之间那个狭窄的缝隙里,塞了一头大象。

在三维投影里,它庞大的身躯在不断挪动,偶尔喷出烟雾;人们很快意识到他们一直抬头仰望的是大象的背影,他们开始怀疑,艺术家不会那么糊弄他们,大象的正脸始终是会出现的。看着人群从楼与楼之间的小道涌出,大家纷纷往同一个方向进发——要到小道的另一边看大象的庐山真面目。真相,是大家都想知道的。


百货公司 · 光管人追逐

 Keyframes-4.jpg

Keyframes by Matthew Andrews

在摄政街Liberty House的外墙上,由节能灯光管组合成的两个光管人在追逐,像猫和老鼠一样,速度逐渐变得越来越快,从原来的敌不动我不动,到后来的上蹿下跳。

当人们期待谁胜谁负的时候,更多光管人排队亮出,在大楼外墙上起舞游玩,音乐节奏越来越急促,当所有光管人同时出现布满整个外墙,灯光突然变暗,人群里出现“噢”的失望叹息。来自法国的Groupe LAPS是由视像创作人、艺术家、音乐人和灯光专家组成的六人团队,他们的主业就是在城市环境里用灯讲故事。


来自一场大灾难的美好 

mmexport1453074258490.jpg

by 陈琰

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大概就是来自珍妮特(Janet Echelman)的1.8,这个大型网状作品挂在也许是欧洲最繁忙的大道——牛津街十字街口上空。

大家要么抬头望天要么低头用手机控制颜色的改变,因为除了鲜艳飘扬的灯光装置,这个作品还包含了WiFi和智能手机软件,让人们可以实时挑选在大网出现的颜色。大网就这样在数万人几乎同时控制的情况下变出千万种颜色的搭配,忙得不可开交。

这美好的一切其实来自一次悲惨的灾难,大网的灵感来自2011年日本地震海啸的波形图,而1.8其实是因地震引起地球自转加快、当天时长缩短1.8微秒的数值。

事实上,珍妮特既没有学过艺术也没有学过雕塑,只是她对艺术很感兴趣。在被7所艺术院校拒绝了之后,她不得不走上了自学绘画的道路。

10年的默默耕耘后,她小有名气,获得一次到印度举办画展的机会;然而,画作迟迟没有送达,她必须当地取材临时寻找替代作品。看到渔民在沙滩上将网捆绑成型,她开始走上了渔网装置创作的道路。


光影背后,重重困难

电灯柱归文化部,街道归交通警察部

Lumiere-festival-2016.jpg图片by Matthew Andrews

伦敦政府对文化艺术的支持力度足以让全球艺术圈妒忌,但即使是这样,大型公共艺术活动也是让政府机关望而生畏、实施过程困难重重的。

就在这次灯光节开办的数周前,灯光工程师还在筹委会上告诉活动制作公司Artichoke的创办人兼总监海伦(Helen Marriage):就算获得了伦敦市政府各相关部门的许可,也需要牛津街十字路口那四栋大楼的配合,才可把1.8的那张大网往上挂。

而截至开会之前,只有一栋大楼同意,有一栋还在犹豫,其余两栋大楼还需要研究架构工程师、起重机等操作问题。而在摄政街上漂浮的大鱼灯光作品在获得了交通部和警察部的许可后,还需要跟文化部请示,因为将会成为灯光作品一部分的电灯柱是归文化部管的。

 Helen-Photograph Karen Robinson for the Observer.jpg

Helen Marriage  by Karen Robinson / The Observer

海伦经常开玩笑说,自己更像结构工程师和“健康卫生”执法者。“健康卫生”(Health and Safety)是英国人经常自嘲的一个短语,用以形容那些担心触犯安全指引规范的个人和行为,被揶揄的对象往往是维系城市运作的各官僚机关。

非盈利的大规模公众艺术制作公司Artichoke成立于2005年,他们的理念是“艺术不应该只出现在剧场、音乐厅和画廊,也应该在非常规的地点,比如大街上”。

至于他们的主营业务,他们是这样形容的:“我们和艺术家合作,入侵公共场地,上演非同寻常、野心勃勃的活动,而这些活动是会永远让人记住的”。我敢说,他们是用“非同寻常”、“野心勃勃”这等市场营销词汇用得最名副其实的。

为什么要做?艺术有什么用? 

海伦经常被问到“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活动能给当地创造多少就业”“对经济提升有什么帮助”之类的问题,她都一一回答,因为她知道有些运作规则是必须遵守的。但她认为,更重要的是城市的暂时转型可以改变人与人的关系和人与建筑物的关系,永久地留下文化遗产。

她在一次演讲中说,我们听说有很多人聚集市中心,大多是因为某种冲突或者游行,城市的封路也大多因为有皇室或政要出行。这些活动证明了人们可以自由自在地聚集在城市里,用非同寻常的方式共享欢乐。



---END---